桃花

第112章 原来如如此

类别:玄幻魔法 作者:烽火戏诸侯 本章:第112章 原来如如此

    在礼部侍郎庞凤雏和少女深夜下山后。

    掌教陆地站在道观大门口,久久没有转身返回。

    掌律真人马扶风悄悄来到这位道人身旁,轻声问道:“掌教师叔,庞凤雏最后擅自答应朱雀皇帝,不但要立道教为国教,还要将我们观道观扶持为第三祖庭,可信吗?”

    陆地平淡道:“确凿无疑。”

    马扶风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陆地笑道:“是不是觉得师叔此举,背叛盟友,犯了大忌,一旦事败,观道观就会沦为南瞻部洲最大的过街老鼠,人人都可以在我们头上拉屎撒尿?”

    年迈老道人顿时满脸惶恐,低头弯腰道:“师侄不敢!”

    陆地说道:“降伏了那头天狐,贫道不但会帮她续上那根牵连朱雀国祚的心弦,还要将道观和整座云艮山,直接接引朱雀京城的龙脉地气!”

    年迈道人脸色剧变。

    陆地拍了拍他的肩膀,轻声道:“百年千年之后,再回头来看,今夜豁出身家性命的一场豪赌,何其幸哉!何其壮哉!”

    陆地突然笑了笑,眼神深邃,“以后云艮山,就改名为武当山好了,你开始着手重建山门,在山脚立下一块‘武当当兴’的牌坊,既是与前朝亡国气运做一个了断,又是……”

    山风大振,罡气壮烈。

    仙鹤长鸣。

    老道人马扶风目瞪口呆,有些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山改名,就像人破相,很容易命格大变。

    只是掌教师叔积威深重,老道人自幼就怕他怕到了骨子里,不敢有丝毫不满。

    “你休息去吧。”

    然后陆地使出缩地成寸的神通,那一刻就来到临渊台凉亭外,天狐蜷缩,闭目养伤。

    彩绘木偶坐在亭外最高的那层台阶上,陆地犹豫了一下,坐在它身边。

    亭内天狐睁开眼,又闭上眼。

    陆地微笑道:“贫道知晓你们二位,都身负大秘密,贫道对于大道演化一事,颇为精通,仍是破解不了你们的命理,足可见你们所谋之大。只不过贫道偶有悟,便不自寻烦恼了。你们一个千年修行,一个五百年经营,贫道如今要你们放弃,于情于理,都是强人所难。但是贫道自认你们与此山有善缘,便将你们拘押于此,既是为观道观和云艮山谋一番造化,也想着为你们求一个解脱,拖泥带水,难得清静,是非因果,浑身泥泞,何不干脆跳出窠臼,离开棋盘?”

    天狐缓缓道:“只要你护住那人性命,在这三年内不死,我便帮你坐镇云艮山。”

    道人五指在袖内默默掐诀,“好。”

    彩绘木偶突然伤感问道:“你说我所经历的那些苦难,会不会都是高高在上的仙人们,在落子棋盘。”

    道人犹豫了一下,“你有些特殊,归根结底,是自己下的棋子,自己结的因果。但是在贫道看来,属于‘我非我’。”

    它摘下竹笛,吹响一支悠扬的曲子。

    道人闭上眼睛,手掌轻轻拍打膝盖,和着小曲。

    最后他缓缓起身,笑道:“贫道要下山一趟,为此山借一剑。挂于翘檐,以待后人。”

    道人起身却没有着急下山。

    彩绘木偶气呼呼道:“帮我跟他说一声,就说我无话可说。”

    白狐呢喃道:“告诉他,当年他随手‘点化’,化作精魅的木野狐,没有忘记主人。”

    原来这头狐魅,才是世间第一副棋盘。

    棋盘攻伐,本是无声战场。

    彩绘木偶嘴唇微动。

    开始焕发出一层层光晕涟漪,很快就恢复嫁衣女鬼的模样。

    原来它才是本尊,藩邸的红衣女鬼才是一缕魂魄残存。

    道人瞥了眼她,大笑道:“如此一来,贫道也就没有后顾之忧了。”

    道人猛然挥袖,那幅群山画卷《山海雄镇楼》,掠出大袖,“山岳平地起高楼!”

    画卷长达千百里,围绕云艮山。

    刹那之间,一座座山峰从画卷上屹然雄峙,总计八十座。

    八十座山峰,皆朝拜此山。

    陆地笑了笑,袖口飘摇,大步离去。

    下了临渊台,走出百余步,在一座龟驮碑后头,发现一个唇红齿白的小道童,看到自己后,便赶紧缩回那颗小脑袋,道人低头笑道:“小道童,偷看什么呢?”

    小道童有些脸红,不过仍是有模有样打了个稽首,“拜见掌教真人。”

    陆地笑问道:“你在山上修行多长时间了?”

    在观道观负责扫地的小道童赧颜道:“已有六年了。”

    每日早晚两次,伴随着晨钟暮鼓,小道童都要从西边扫到东边,一直到最东面的临渊台附近为止。

    这几天,他都会捧着扫把,遥遥望向那座凉亭。

    依稀见到一头大白狐狸。

    偶尔还能见到一个奇奇怪怪的五彩小木偶,坐在这座龟驮碑顶部怔怔出神,只有心情好的时候,才会跟他说几句话,心情不好的时候,就骂自己是臭牛鼻子小道。

    陆地问道:“师从何人?”

    小道童开心笑道:“回禀掌教真人,我师父是黄叶道人,俗家名字姓黄,登山问道之时,恰好见到秋叶满山。”

    陆地想了想,“哦,是黄满山那小子啊,资质平平,性情倒是尚可。”

    小道童鼓起腮帮,气鼓鼓的。

    一脸“你是掌教大真人,我才不跟你一般见识,要不然我就要替师父打抱不平了”的可爱表情。

    道人哈哈大笑,挥挥袖子,示意远方那数十位观道观晚辈道士,都不要靠近龟驮碑。

    一副山河画卷围绕云艮山,更凭空多出了八十座千姿百态各具风姿的山峰,观道观的道人,哪敢视而不见听而不闻,连忙走出房间,甚至还有十数位闭关多年的老真人,也被惊动,掐指一算后,人人惊喜万分,果断联袂破关而出,最后这拨辈分最高的三十余人,便在掌律真人马扶风的带领下,一起走向临渊台。

    一位闭关已经三十年的老真人环顾四周,笑眯眯问道:“黄叶真人是哪一位啊?”

    走出一位身材高大模样淳朴的年轻道人,稽首行礼道:“小道便是,拜见太上师伯祖。”

    这位垂垂老矣的老真人,赫然是掌教陆地的大师兄。

    老真人打量了年轻道人一眼,感慨道:“你们师徒二人,大有福缘,吾道不孤。”

    在观道观籍籍无名的年轻道人,愣了愣。

    这座观道观,相较朱雀王朝其他那些香火鼎盛道士云集的道观,在籍道牒道士的数量实在太少,但是天资卓著之辈,又太多。

    这位黄叶真人辈分又低,修为也不高,一向安心求道,刚刚在几年前才得以正式收徒,其实连同那小道童在内,师徒寥寥两人而已。

    龟驮碑这边。

    陆地笑问道:“孩子,掌教考考你,何谓道?”

    满脸稚气的小道童一本正经道:“人行大道,号为道人。身心顺理,唯道是从,从道为事,故称道士。”

    陆地眯眼道:“为何将道教经典上的‘天道’二字,擅自改为大道?”

    小道童有些心虚,“师父说天地人三道,各有根祗,并无高下之分,若是只修白日飞升的‘天道’,有失偏颇。”

    小道童并不知晓,在他说出“天地人”三字后,眼前这位掌教大真人暗中跺脚,山顶云海滔滔而聚,无形中遮蔽了整座云艮山。

    陆地脸色凝重,“那何谓修道?”

    小道童愈发胆怯,低头道:“师父前些天正好问过我这个问题,我哪里懂这个啊,所以我这些天一直在使劲想呢,跑去藏书楼翻阅了好些书籍,也偷偷问了很多师兄师叔们,可是总觉得书上写的,长辈们说的,都不太对。但我不过是个扫地的小道童,总觉得肯定是我悟性不够,学问不大,读书太少,所以一直没敢把我自己琢磨出来的答案,告诉师父,怕师父他老人家又给人笑话,唉,师父在咱们观内,就经常被师伯师叔、甚至是辈分更高的师叔祖,笑话的,说师父喜欢‘胡说八道’,修野狐禅,修旁门法……”

    陆地有意无意瞥了眼远处那些道士。

    掌律真人马扶风一头汗水。

    一些个小道童嘴里的“师伯祖师叔祖”,也无比尴尬。

    这小道童今夜歪打正着的“告御状”,威力巨大啊。

    在观道观,所有道士都知道一个事实,无论是修为、剑术、道法,掌教真人陆地都要高出所有人一大截,宛如苍天在上,众生俯首。

    一直站在人群最边缘地带的黄叶真人,稽首歉意道:“小徒儿童言无忌,要怪就怪贫道这个师父,胡乱传道授业,真人们恕罪。”

    资格最老的那位老真人摇头笑道:“何罪之有?功在千秋才对!”

    陆地收回视线后,凝视小道童,笑道:“你不用担心别人笑话,只需要说出你的本心言语,即可。”

    小道童似乎也感受到气愤的凝重,捧着扫帚随便扫了两下,始终不敢抬起头,小声嘀咕嘀咕,“山上修行,可成仙。山下求真,方为道。”

    天空上云海震动翻涌,如一大锅热水沸腾。

    陆地双袖悄然往下一压,才使得那异象没有惊扰到山上。

    陆地沉声道:“还有吗?”

    小道童始终脑袋低垂,“天道高悬头顶,大道只在脚下。”

    一座即将改名的云艮山,和四周八十座最新崛起的山峰,地脉震动。

    陆地轻轻一跺脚,亦是以一身通玄达真的无上修为,压下了这番惊天动地的大变故。

    远处道士们都被震撼得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谁能想象,如此一粒千载难逢的道家金玉种子,就扎根在自己身边,茁长成长至此了?

    儒家研究学问,讲究一个学无长幼,达者为先!

    道门清净修道,何尝不是如此?

    先前高高在上的陆地与尚未成圣的庞凤雏,一道一儒,却最终以平辈道友相称,便是此理。

    陆地在心中默念一声,“无量天尊。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。

    道人突然无缘无故变了脸色,伸出一根手指,指向小道士,怒斥道:“小小道童,口气吞天,真正是胡说八道!我观道观容不下你这尊真神,从今日起,你就下山去,何时知晓自己错了,再返回此山,重归道统!一日不知错,一日不得登山!”

    小道童猛然抬头,脸色苍白,双手紧紧攥住那扫帚。

    远处那些道士更是人人骇然,不知掌教为何要如此偏激行事,为何要对一个契合天真的小道童,如此不近人情。

    掌教大真人那根手指,在小道童额头轻轻一戳,恼火气愤道:“去去去,下山去!观道观无法容你!”

    小道童泪流满面,咬紧嘴唇,可怜兮兮。

    陆地一拂袖,转身冷哼道:“还不走?!”

    小道童抽泣着将那扫帚斜放在龟驮碑附近,然后稽首告辞,始终没有半点怨恨,只是茫然而伤心,小声呜咽道:“就此辞别掌教真人。”

    小道士摇摇晃晃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道人犹然气愤道:“谁也不许送他下山!”

    小道童的师父,黄叶道人满脸苦涩。

    小道童来到师父身前,行过了三叩九拜大礼,起身后擦了擦脸上泪水,“师父,以后多保重。”

    黄叶道人点了点头,郑重说道:“切记切记,到了山下,继续修行,一心求真,道自然来。”

    小道童使劲点头。

    然后小道童下意识回首望去,看到了那位威严古板的背影,也看到了凉亭那边的一袭鲜艳红衣。

    夜色里,小道童回到自己屋子,简单收拾了包裹,几本入门道教典籍,几件道童衣衫,一双崭新的粗布靴子。

    同屋有一位差不多岁数的看门小道童,迷迷糊糊醒来,得知朋友竟然被掌教真人亲口赶下山后,一番天人交战,仍是壮起胆子,非要陪着他一起偷偷摸摸下山,小道童拗不过,只得答应,但只让他送到道观门口。

    两个朋友在道观门口分别时,驱逐下山的小道童想了想,打开行囊,又打开一个小布袋,里头珍藏着一支白玉发簪,是一柄小斧头的模样,简陋质朴,不值钱,是小道童上山前身上唯一的家当。

    扫地小道童将此物送给看门小道童,后者咧嘴笑道:“小吕,我帮你保管便是,以后你重新上山了,我再还你。”

    前者放低嗓音,叮嘱道:“李子,以后可不许看门的时候打盹啊,掌教真人可凶啦,被抓住的话,肯定罚你。”

    一个交出了世俗最后的念想。

    一个不惜冒着仙路断绝的风险,也要相送。

    一个姓吕,一个姓李。

    两个孩子间的友谊真挚,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掌教真人陆地修为,早已登峰造极,自然将这一幕收在眼中,会心一笑。

    堂堂朱雀王朝的道教修为第一人,南瞻部洲的道法第一人。

    陆地始终站在临渊台上,纹丝不动,一直目送姓吕的小道童走下山。

    在山脚,小道童突然停下身影,面对云艮山观道观,稽首执礼,轻声道:“吕洞玄今日离山,愿在山下修行大道。”

    山上,连同掌教陆地在内,众位道人,不约而同地点头答道:“善!”

    陆地屏气凝神,环顾四周,最后看中了邻近一座气势最为清奇的山峰,伸手一抓,将那巨大的龟驮碑连根拔起,引发一阵轰隆隆巨响,然后将其重重放在了那座山峰之巅。

    道人浑身气机绽放,轻喝一声,一脚跺地,一手指向远处,沉声道:“即刻起,云艮山改名武当山,贫道脚下,即为大莲花峰!石碑所在,则为小莲花峰!”

    所有观道观道士,答道:“谨遵掌教法旨!”

    道人陆地如长虹向西北掠去,哈哈大笑:“容贫道再为此地借一剑,武夫当国,以镇山河!”

( 桃花 http://www.xcxs520.com/3/3622/ ) 移动版阅读m.xcxs520.com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桃花》,方便以后阅读桃花第112章 原来如如此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桃花第112章 原来如如此并对桃花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