桃花

第106章 风雨将至,蛟龙蛇蟒

类别:玄幻魔法 作者:烽火戏诸侯 本章:第106章 风雨将至,蛟龙蛇蟒

    陈青牛推辞不得,只好乘坐那户人家的马车回小巷,下车后,恰好寺庙暮鼓响起,应该是那位惫懒道人的手笔,潦草马虎,依旧悠扬。

    老僧正在打扫寺庙前的台阶,见到一身道袍的陈青牛后,依然是停下手上动作,挽臂夹住扫帚,双手合十。

    陈青牛叹了口气,稽首还礼。

    他没有继续前行,而是转身走向那座酒肆,没来由想喝点酒。

    到了扈娘子的酒摊子,美妇人早已熟稔他的老规矩,虽然很纳闷为何陈将军今日会穿着道袍,仍是忍住好奇心,没有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陈青牛只是默然喝酒,喝过了一壶酒,拎着另一壶酒就打道回府,酒肉钱如今都记在账上,每月一结,由婢女小筑和酒肆妇人算账。

    除了心思重重的“年轻道士”,当时酒肆还坐着一位同样默然的酒客,两鬓霜白,却依然养生有道,红光满面,让人猜不出真实年纪,穿着朴素的老者气态不俗,像是微服私访的文官大老爷,他只是独自饮酒,就让一拨拨客人下意识选择不与老人同桌,宁肯跟相熟的酒客拼桌。陈青牛的来去,老人只是随意看了两眼,就不再继续关注,嘴角隐约有些讥讽笑意,好像已经看穿了这位年轻道士的马脚。

    扈娘子跟老人结账的时候,破天荒不敢与之对视,只是低敛眉目。要知道她这么多年当街沽酒,见过了形形色色、三教九流的客人,让她莫名其妙感到心悸之人,屈指可数,其中就有结伴而行的两位军镇主将,自家军镇的吴震,和隔壁军镇的顾柏凛。

    妇人也没有深思,毕竟看上去这位陌生老者,像是一位离乡游学的年迈儒士。

    天下没有不散的酒席。

    铁碑作为一座军镇,夜禁极为严格,集市店铺的歇业都必须准时准点,关门可早不可晚。酒肆生意兴隆,扈娘子却从没有想着雇佣杂役伙计,更没想着增添桌椅,使得这位艳名远播别镇的“醇酒美妇”,每天都忙碌劳累,因为价钱公道,其实也赚不到大钱。扈娘子的真实姓名早已被人遗忘,就是喊她扈寡妇,她也从不生气,别看许多酒客喜欢嘴上沾荤带腥的,其实说起荤段子的功力火候,她才是真正的高手。

    她的宅院,位于酒肆和寺庙之间,是一条无名巷弄,街坊邻居都熟稔得很。扈娘子为人和善,从没见她跟谁在小巷红过脸。

    宅院简陋狭小,租金较少,一旦架起竹竿晾晒衣物,愈发显得得逼仄。扈娘子刚搬到军镇那会儿,尤其是在小宅落脚的初期,附近不少地痞浪荡子见她孤苦伶仃,觉着好欺负,其中有几个拉帮结伙的年轻无赖,先是夜爬寡妇墙,说着淫-言秽语,后是偷偷脚踹寡妇门,踹完房门,就立即呼啸离去,虽然都不曾真正闯入院子,可哪家的良家妇人经得起这么惊吓,换成一般女子早就搬家了。

    后来不知为何,那些青皮流氓突然间消停了,原来有人竟然被扈娘子用刀子给捅了,当时闹得很大,军镇当街行凶,那是重罪!一个外乡妇人,闹了这么大的官司,甚至惊动了将军官署,只是没过多久,扈娘子安然无恙离开衙门,这才有了军镇主将吴大脑袋看中她的绯闻。

    扈娘子一路走入昏暗小巷,偶有街坊进出家门,都会跟她热络招呼,尤其是一些个情愫懵懂的少年,哪怕是出身底层将种门户、可谓家风勇烈的,只要见到这位妇人,一律都会不由自主地红着脸,胆气全无,如少女一般。

    开锁推门,闩门闭户。沾了许多酒气的妇人,轻轻呼出一口气,又是一天过去了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神色略显疲惫,缓缓走向内院屋门,外墙毕竟还算容易翻越,难以彻底阻止窃贼进入,屋门仍然需要锁好,她拿起钥匙,正要开锁,动作微微凝滞,自言自语道:“难道我出门忘了锁?”

    她并无太多怯意。

    铁碑到底是老字号的西凉重镇,哪怕威风不再,可某些面子上的事情,还是维持得很好,所以军镇治安一向不错,当年那些见色起意的浪荡子,其实在被扈娘子一刀子捅入腹部之前,最多也就是与她擦肩而过的时候,毛手毛脚了几下,调戏几句,不敢真正过分,一来吴大脑袋治政粗野,生搬硬套治理军伍的法子,重罚极重,轻判极轻,一旦真正撞到刀口剑尖上去,六亲不认的吴大脑袋,绝对不会心慈手软,用吴震自己的话说就是:老子在威武将军和别的军镇主将那边,已经受够了窝囊气,你们这帮归老子管辖的兔崽子,也敢来挑衅我订立的规矩?!再者边关民风彪悍,许多妇人之武烈,绝对不输男子,扈娘子又是吃软不吃硬的女子,在铁碑军镇很是吃香,久而久之,裴老头之流的军镇官吏,都愿意将这位祸水姿容的美妇人,视为了半个自家人,容不得外镇军汉欺侮半分。

    她有意无意揉着手腕,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屋内漆黑一片,伸手不见五指。她只是刚刚跨过门槛,就没有继续向前跨出一步,没有马上熟门熟路地点燃油灯。

    驻足原地的妇人,如同与敌对峙,曼妙身形,岿然不动。

    阴暗中,有个嗓音啧啧响起,“果然不出老夫所料,你这位俏寡妇不简单,最少也是习过几天武的女子。如此更好,床笫之上,本就熟透了的身段,加上练武造就的韧性,更富风情!妙哉妙哉,老夫行走花丛数十载,这次捡漏大发了!”

    扈娘子冷声道,“是你!”

    暗中私闯民宅的不速之客,沉默下去。

    似乎好奇扈娘子的纹丝不动,那人终于笑问道:“小娘子,你为何既不转身逃跑,又不大声呼喊救命?”

    她平静问道:“你到底是谁?!”

    凭借女子天生的直觉,扈娘子感到那人的一丝犹豫,以及斩断犹豫之后的坚决阴狠。

    他缓缓起身,打了个响指,刹那间油灯点燃亮起。

    昏黄灯光映照下,两人对视。

    那人正是先前在酒肆喝酒的青衫老人,后者死死盯住妇人,从脸庞到胸脯、腰肢、大腿,眼神痴迷下流,不复见之前饮酒时的儒雅气度。

    眼前老人的视线,如蛇信舔-弄手背,让她感到冰凉而恶心。

    老人略微收敛极具侵略的视线,笑道:“老夫既然费尽心机走到这里,就绝不会给你半点机会,首先……”

    言语未落,老人抬起一只手掌,骤然间五指如钩。

    她像是被狠狠勒紧脖子,嘴巴发不出一点声响,与此同时,身形不受控制地踉跄前行,一步一步主动靠近那位道貌岸然的老者。

    “其次!”老人另外一只手,先是随意挥袖,将妇人身后的房门关上,然后手腕轻扭,妇人刚刚想要从袖中滑出的一柄精美短刀,就离开她的袖子,转瞬间就到了老人手中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终于流露出一丝惊慌。

    胸有成竹的老人低头看了眼短刀,抬头后讥笑道:“老夫进入军镇后,多次踩点,在你这栋宅子附近远观不说,方才还亲自入酒肆喝酒,近距离与你接触,就是为了确定你有几斤几两,结果连一位武道小宗师都称不上!真不晓得这些年下来,你如何不被别的男人夜夜鞭挞,难不成这铁碑军镇的青壮汉子,都是坐怀不乱的儒家君子?!”

    老人从她手中夺来的短刀,是一把女子专用的裙刀。

    此物与压衣刀一起兴起于大隋,风靡朝野,虽说大隋一向崇文抑武,可绝大多数能够冠以“华族”、“膏腴”二字的豪阀世家子,往往备有一把压衣刀,附庸风雅。

    而女子亦有裙刀,或者称为银妆刀,说是女子用来维护贞节,其实象征意义远远大于实际意义。在大隋王朝的权贵阶层,两情相悦的年轻男女,很喜欢互赠压衣刀和银妆刀作为定情信物。

    美妇人被扯到距离老人不过五六步距离,满脸涨红,嗓音沙哑,艰难道:“你是修行之人!就不怕事后被朝廷追剿到死吗?!按照朱雀律法,修士犯案,与庶民同罪!”

    在朱雀王朝境内,只要是涉及修士行凶,各地官府一律不得隐瞒,一经发现,是朱雀王朝一等一的重罪,朝廷刑部将会联合京城崇玄署,直接派遣相关人员赶赴案发现场,当地主官和驻守修士都要被捕入狱。当然,若是有人胆敢虚报,将寻常的世俗案件,假托修士涉案以求朝廷重视,以至于刑部、崇玄署和朝廷官衙三者都为其大张旗鼓、虚耗资源,那么下场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在儒家和兵家这两家同时鼎盛的王朝版图上,法家也往往不会太过孱弱,墨家、诗家等流派则会沉寂不显,而在南瞻部洲,朱雀王朝对于修行门派的掌控,颇有成效。

    坊间传闻在崇玄署的一座秘密大殿内,在王朝版图上拥有基业的宗门帮派,除去诸如“宗”字辈这类庞然大物,其余绝大多数都要跟崇玄署打交道,需要在大殿各自供奉一座香炉,香炉必然有一炷香日夜不熄,等到香炉内所有都香火断绝之时,寓意那座帮派跟朱室朝廷的香火情,已经用完了,朱雀朝廷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对那座进行打压、驱逐甚至是剿灭,如此一来,二三流的修行仙府,会用各种手段来增添香炉内未点燃香火的数目,当然是多多益善,毕竟那炷香火的燃烧速度百年不变。于是许多仙家府邸、帮派和宗门就会派遣一定数目的各色弟子,比如去投身沙场赚取军功,在朝廷各个衙门任职,辅弼君王,要么去地方上担任主持、庙祝或是山长,用来积累教化功德,也可以帮助地方官府捕捉罪犯、围剿魔教,兴修水利开凿河渠、开设水陆道场等等,五花八门,这才是真正的大手笔,大买卖!

    老人眯起眼,“老夫只要乐意,有的是法子让你沉沦欲海,不可自拔。”

    老人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妇人脖子五指印痕猛然加深几分,只见她嘴角渗出一丝鲜血,原来她毫不犹豫地想要咬舌自尽,只可惜被老人第一时间察觉。

    老人坐回椅子,翻来覆去仔细把玩那柄银妆刀,没看出任何特异之处,这才放心,好整以暇地抛出一个一个问题:“大隋南疆的李彦超,怎么招惹你了?”

    “不过话说回来,你们两人的身份,云泥之别,人家王大将军吐口唾沫,就轻松能淹死你这种蝼蚁,你向他寻仇?也不怕笑掉大牙!”

    “老夫路过西凉,听到你扈娘子的次数,不比什么裴卧虎、童子剑仙更少,心痒至极,见到你之后,方知此行不虚!老夫晓得你性情刚烈,是匹难以驯服的胭脂马,唉,那就只好先下一剂猛药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妇人身躯紧紧背靠在墙壁上,双手双脚都不得动弹,口不能言,她双眼赤红,满是恨意。

    “说实话,如你这般出彩的人间美色,老夫也有十来年没遇上了,哈哈,**一刻值千金,老夫今夜就狠狠赚个几万两黄金!”

    老人不急不缓站起身,眼神复杂,既有欲-火炽热,也有对绝色美人的怜惜,还有藏在骨子里最深处的蔑视,是修行之人,站在山巅俯瞰众生的那种,属于仙人低头看待脚下蝼蚁、“你我已是异类”的那种,而非俗世大人物看待小人物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作为恶名昭彰的花丛老手,又是修行中人,此人当然知道在朱雀作案的后遗症,只不过边陲西凉,远远比不得京畿之地,亲眼目睹她的诱人姿色后,老人觉得哪怕风险不小,也绝对能够在床榻上、在那妇人羊脂美玉的娇躯上,捞回本钱。

    从头到尾,老人哪怕已经完全掌控局势,依旧没有泄露丝毫身份特征,甚至一直在留心屋外的动静,可谓胆大心细,能够这么多年流窜作案而逍遥法外,可见不是没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修行之人,最怕“万一”两字。

    就在老人笑着走向妇人,打算大快朵颐之际,耳朵微微颤抖,竟然听到有人敲响院门,不同于粗鄙妇人的大手大脚,敲门声很轻缓。

    如谦谦君子。

    老人面沉如水,他入城三天,对于这位扈娘子的生活轨迹,考察得极为仔细周密,实在想不通会有谁在夜色中,登门拜访。

    寡妇门前是非多,加上扈娘子又向来洁身自好,绝对没有理由与铁碑军镇的男子纠缠不清。

    是某位小巷妇人?可扈娘子一样很少让任何女人进入她院子,她对人的客气,看似礼数周全,其实冷淡疏远。

    老人打算假装没听到,只是第二阵敲门声响起,而且比前一次,明显大声了一些。

    老人心思急转,面色如常。

    像是被悬挂在墙壁上的妇人剧烈挣扎,一时间愈发峰峦起伏。

    儒衫老人扯了扯嘴角,收起裙刀,坦然走出屋子,快步走去,拔出门闩。

    他开门的时候,那人刚刚轻声喊完,有些焦急,“夫人,我是隔壁巷弄的王曦,如今我已经伤势痊愈,身子骨也温养妥当,觉得是时候继续向西去游学了,这段时日,承蒙夫人照顾,更有救命之恩,实在是无以回报,而我明天一早便要出城……今夜冒昧拜访,既是想着把那些空酒壶还给夫人,也想……在下也就没有其它事情了!夫人,在家吗?夫人?”

    正是那位英雄救美不成、被其它军镇酒鬼打趴下的贫寒书生,其实不光是扈娘子有所察觉,其实酒肆常客都不是瞎子,早已看穿这书呆子是对美妇人动心了,只不过圣贤书读了很多不假,可对于男女情事,简直就是不开窍的属木疙瘩,从头到尾,直到明早就要分别的今晚,最后关头也没敢透露半点心事和情意,他这种温温吞吞的脾性,想来也不会被性情泼辣的扈娘子看上眼。此时年轻寒士看到开门的老者,目瞪口呆,惊讶问道:“敢问先生是?”

    儒衫老者皱眉道:“我是她的族叔,从大隋南疆长阳郡而来,你又是谁?!你难道不知她如今身份,岂可半夜敲门?”

    老人一挥衣袖,气愤道:“不愧是朱雀的读书人,只会沐猴而冠,真真是斯文扫地!”

    年轻书生视线越过老人肩头,看到屋门没关,又亮着灯火,悄悄松了口气,尤其是老人语气中,那种“我大隋蒙学稚童,都要比你朱雀进士更富有学问”的气势,简直是无懈可击,他对老人的身份更信了几分。

    他双手拎着绳子串起的七八只酒**酒壶,有些滑稽可笑。

    老人冷哼一声,不过很快神色缓和下来,低声道:“你那点心思,我家侄女岂会当真不知,你且放心,老夫作为长辈,也不是那迂腐死板之人,此事可以商量,但是你切记,无论你是否早有功名在身,以后是否飞黄腾达,都不可轻视了老夫的侄女,否则老夫可不管什么,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!行了,今夜已晚,明日你我在酒肆相见,细聊此事。”

    老人挥挥手,示意贫寒书生识趣回去。

    滴水不漏。

    听得屋内原本生出一丝希望的扈娘子,顿时心如死灰,倍感凄凉。

    她只恨自己口不能言,身不能动,否则早就咬舌自尽,也绝不让这个老贼污了自己的贞节。

    就在王曦打算转身离去之时,小屋内,无缘无故地响了一下。

    王曦猛然转身,却被老人一手扯住脖子,拎鸡鸭一般攥紧,同时一拳砸在胸口,可怜书生立即七窍流血。老人嘴角冷笑,不急不缓地关上院门,一直提着双脚离地的年轻书生,缓缓走回小院内屋,将他随手丢在地上,不屑道:“蝼蚁!”

    脖子淤青的王曦大口喘气,想要竭力喊出声,却发现自己如何都发不出半点声响。

    老人坐在椅子上,笑道:“小子,今夜老夫开恩,在你死前,让你一饱眼福,瞧瞧老夫是何等龙精虎猛,也让你见识一下,这位心仪的寡妇,最后又是如何婉转呻吟……”

    扈娘子脸色木然,神情恍惚。

    贫寒书生呲牙怒目,悲愤至极。

    小巷远处有更夫高喊,“天干那个物燥啊,小心你个火烛喽!”

    被胡乱改动的敲更言语,透着股熟悉的懒散疲惫,不用想也是那位臭名远扬的中年道人。

    老人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耳畔忽然响起一声吟唱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。”

    声响起于小院门外,苍老慈悲的嗓音不大,却清晰传入屋内三人耳中。

    老人二话不说,一脚以巧劲将那地上的书生踹向院门,自己则如一头夜鸮高高跃起,一步缩地成寸,出了屋子,飞掠出墙头,他没有沿着小巷屋顶向远处逃窜,而是身形一坠,落入巷中。

    前者过于视野开阔,一旦惊动巡夜的军镇士卒,很快就会满城风雨,说不定就会出动数名修士参与围捕,实在太过危险。

    眨眼之间,身影消失。

    一位老僧震碎门栓后,院门自开,老和尚双手托住被踢飞而来的年轻书生,轻轻放在地上,下指如飞,帮忙锁住窍穴,防止气血沸腾,殃及五脏六腑。

    然后为年轻人喂入一粒金黄色的丹药。

    总算护住了性命。

    老僧瞥了眼正房,轻轻拂袖,内屋扈娘子终于恢复自由之身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老僧才猛然拔地而起,袈裟大袖鼓荡飘摇,开始追寻那名凶手的踪迹。

    中年道士一屁股坐在门槛上,看着瘫软在地面上的年轻人,伸出大拇指,“小子,可以啊!”

    寒士扯了扯嘴角,笑比哭还难看。

    跑出屋子的扈娘子蹲在他身边,眼眶湿润,死死咬住嘴唇,她没有说任何感激的言语,只是望向年轻人的眼神,比起往日的客气礼节,多出些温暖柔和。

    “胡姬年十五,春日独当垆。此时此景,妙极妙极。”

    道士不合时宜的出声,破坏了气氛,只听他收起轻佻笑意,语重心长道:“扈小娘子啊,贫道和老秃驴两人,好歹都算你的救命恩人了,滴水之恩还涌泉相报呢,何况这种大恩大德,对吧?老秃驴不敢喝酒,可贫道爱喝啊,那么从今往后在你那儿喝酒,一律打个八折,不过分吧?”

    妇人闻声后,只得转头向那道士挤出一个笑脸,点头道:“不过分。”

    根本啥也没出力的道士继续说道:“除此之外,贫道也有个不情之请啊,唉,在铁碑军镇这边,定制一块匾额,竟然最少也需要二十两银子,所幸如今贫道积攒得差不多了,只需要再凑十八两银子。到时候挂上一副‘得道观’的匾额,看那老秃驴还敢不敢跟我抢地盘……所以,扈娘子,这十八两银子?”

    道士双指互搓,笑脸油滑。

    妇人苦笑道:“银子我可以出,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她又不是傻子,岂会不知道真正的救命恩人,是那位慈眉善目的老僧?若是真给眼前道士夺了寺庙,改成道观,害得老和尚无家可归,不等于是恩将仇报?

    不料道士大袖一挥,不给妇人多说的机会,“就等你这句话,你别管那老秃驴的死活,放心,贫道只要名正言顺的匾额,自会准许那家伙继续暂住。哼!若非看他一大把岁数,否则以贫道的仙家法术,随手一个弹指,就能在他的那颗光头上,打出个洞。你信不信?”

    妇人无可奈何,摇摇头,不再与之纠缠,反正道理也说不通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回头巷内,陈青牛和谢石矶正在往回走。

    谢石矶问道:“公子,刚才为何不直接出手?”

    陈青牛笑着解释道:“那老僧一看就是真正的高人,绝对不会袖手旁观,不过只可惜,那个采花贼有些穷酸啊,身上一件入眼的东西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原来那个老贼,刚才已经被谢石矶一枪捅入肩头,钉在小巷墙壁上,陈青牛一番拷问后,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机密内幕,此人不过是流窜作案的野修惯犯,因为极为小心谨慎,下手对象,最多也只敢拣选那些家门不显的小家碧玉,更多都是寻常人家中姿色出众的妇人女子,往往也不会下死手,加上得手之后迅速撤离,所以这才没有被大隋朝廷的官家修士盯上。陈青牛问得仔细,老贼为了活命,回答得也不敢藏掖,当然最后还是被谢石矶一枪捅死了。此时那具尸体,应该还瘫坐在不知名小巷里的墙脚根,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谢石矶突然说道:“是有些可惜。”

    陈青牛转头道:“你是说那位年轻书生的英雄救美?”

    谢石矶笑了笑。

    陈青牛跳起来就是在她脑袋上一记板栗,“你家公子我,是那种见着美女就走不动路的人吗?对了,明儿我就得去军营了,院子这边你继续留心。”

    谢石矶眨了眨眼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陈青牛气呼呼大踏步先行,大摇大摆,跟螃蟹似的。

    魁梧女子嘴角有些笑意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一条小巷内,老僧低头望着那具尸体,老和尚脸上并无半点厌恶,唯有悲悯,双手合十,默念道:“阿弥陀佛。”

    众生皆苦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边境上硝烟渐起,只不过对于铁碑军镇的大多数居民而言,战鼓马蹄的声响,还是太过遥远。

    那座将军官署突然忙碌起来,时不时有背负军令、谍报的驿骑,快马加鞭出入军镇城门,这才泄露出些许紧张气氛,让老百姓侧目相望。

    在军营参观练兵的陈青牛,意外收到谢石矶亲自带来的一封来贺家书信,署名为贺湖娴,用屁股想都知道是那位狐仙的化名。信上说她有一件生死攸关的要事,要马上与陈青牛商量,事不宜迟,越快见面越好,十万火急。

    陈青牛只得告病假,摘下甲胄,换上一身闲适便服,带着谢石矶离开营寨驻地,两骑赶赴二十里外的铁碑军镇。入城之后,火速回到回头巷尽头的宅院,开门后就见到绿绮红袖两只狐精正在嬉笑打闹,白衣狐仙正在和木偶傀儡对弈,身后站着一位从未出现在小院的徒子徒孙,身上狐媚之气较为淡薄,树下荫凉,一鬼两狐,专注对弈。哪里有半点身处生死存亡关头的景象。

    陈青牛在谢石矶关门后,大步走向石桌,皱眉问道:“有什么事情,必须要喊我来?”

    狐仙转过身,缓缓道:“西凉边陲九镇,串成一线,对大隋保持进攻态势,尤其是如今大隋国势动荡不安,内外交困,看似能够在兵力强盛的朱雀面前,不被灭国就算幸运……”

    陈青牛沉声道:“请直说!”

    狐仙不以为意,放下那枚夹在双指间的晶莹棋子,站起身后,“但是不知为何,我近期感受到一股不详的征兆,就像一场谋划多年的阴谋,终于要拉开帷幕……”

    陈青牛再次打断言语,没好气道:“说句难听的,两国之争,谁赢谁输,关你何事?”

    狐仙欲言又止,最终含糊不清道:“症结恰恰在于……西凉战事的走势,与我有一定牵连……总之,我属于树挪则死的格局,走脱不得,但是我有些孩儿和贺家子弟,涉足不深,只要及早搬离此地,未必没有一线生机。”

    陈青牛直截了当道:“又关我何事?”

    狐仙笑了,“自然是无利不起早,陈仙师的脾性,我大致清楚……”

    陈青牛第三次插话,斩钉截铁道:“我正在进行的兵家修行,是重中之重!一旦中断,后遗症之严重,遗祸之长久,是你无法想象的!”

    狐仙叹息一声,仿佛是早有预料的缘故,虽然很是失望,脸色却也谈不上绝望。

    只是有些遗憾。

    就像有些可以让好事变得更好、或是让坏事不至于更坏的事情,没能做成。

    陈青牛犹豫了一下,脸色肃穆,盯着它。

    当年回头巷惨案发生,朱雀王朝出动一拨顶尖修士来此查案,贺家狐穴就毗邻于回头巷,可以说是就在那些人的眼皮子底下,但是到最后,贺家和狐穴都完好无损,显然这其中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曲折秘史。陈青牛对此怎么会没有怀疑,这头来历不明的狐仙,不但要无害于铁碑军镇屹立于朱雀边境,甚至可能还需要裨益于西凉边境。

    否则以朱雀朝廷对待修士的苛刻态度,很难容忍它的存在。绝不是如狐仙自己所说,当时早早远离避难去了,就能够逃过朱雀修士的眼线盯梢和严密追捕。

    陈青牛突然问道:“你当真不愿意坦诚相见?”

    狐仙轻轻看了他一眼,那双动人的秋水长眸当中,满是无声的言语。

    陈青牛起身道:“带我去贺家院子参观参观。”

    她叹了口气,带着陈青牛穿过小门,来到一墙之隔的贺家大宅。

    但是陈青牛关上门后,就马上停步,“你先设下一个言语禁制,我们就在这里说。”

    狐仙笑着打了个响指,天地为之寂静。

    她懒洋洋背靠着墙壁,抬头望天,一言一语,娓娓道来。

    “一千两百年悠悠岁月,多少物是人非,而我也终于即将渡劫成仙。”

    “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。当年商湖母蛟在即将化龙之际,便遭逢一场灭顶之灾。前车之鉴,我如何能够不担心?一开始,觉得你就是我的应劫之人,如你所猜,我当时的确是怀有杀心的。后来发现并不是你,也就与你做起了邻居。我修道之初,千年之前,一开始气数就捆绑于此地,我若是离开,就等于断了长生之路。贺家有位先祖,是我的第三关,在那之后,我就安心在此扎根,随着我修为的递增,不但与一座铁碑军镇同气连枝,最后甚至与整个西凉的气运,盘根交错了,再往后,只要我证道成就天仙,就能够庇护整个朱雀王朝。”

    “早年回头巷惨案,虽是**,但何尝不是天道示警?但是朱雀修士早早得到钦天监的叮嘱,非但没有找我的麻烦,反而还让人秘密来此驻守,帮我渡劫。一旦成功,我就可以与朱雀王朝国祚相连,福祸与共。当然,到时候我总算可以离开西凉,在朱雀版图任意游走。我们狐族,与蛟蟒化龙的情况,有相似又有不同,后者会妨碍一地气数,将其鲸吞干净,转化为自身力扛天劫的底蕴,而我们狐族天生亲近人道,就不会有此隐患。所以朱雀王朝,对我以礼相待,甚至当年朱雀皇帝还亲口许诺,只要我渡劫成仙,他就带着文武百官,封禅一山,助我成为一座巍峨山岳的神道正神,享受朱雀苍生的鼎盛香火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近期,我发现自己和朱雀京城气息相接的那根‘心弦’,竟然有崩断的迹象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天道倾轧,我实在没有信心,就想着希望你能够将那些孩子们,带离军镇,只要离开了西凉,她们就等于挣脱了这段因果,虽说我若是侥幸成仙,她们也早早绝了那份大福缘,但是我不愿冒这个险,宁可她们平安离开是非之地,找个山清水秀的异乡。所以才找到你,把她们托付给你,你只需要送到边境即可。”

    一口气说完后,这头狐仙身后主动露出八根雪白狐尾,不是示威,倒像是一位天真烂漫的少女,在显摆炫耀。

    陈青牛双手各自揉着一侧太阳穴,头疼道:“什么时候走?”

    她眼睛一亮,“可以暂等片刻,因为我也在尝试着修复弥补那根‘心弦’,只要我察觉到没有机会了,你们马上离开。”

    陈青牛沉声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她突然笑容灿烂,略带疑惑问道:“陈仙师,怎么到现在还没开口讨要报酬?我都等急了呢。”

    陈青牛没好气道:“看着给!”

    她伸出一根手指抵住自己的脸颊,歪着脑袋,“是这个原因吗?”

    陈青牛莫名其妙就翻脸无情了,厉色怒容怒喝道:“住嘴!”

    她可怜兮兮道:“对不起,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那一刻。

    陈青牛背转过身,猛然打开门,直接离去,呢喃道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这三个字。

    是说给那张容颜的真正主人。

    需知得世间道狐仙,所幻化之容颜,必是男子心中,用情至深之人。

    狐仙看着关上的房门,自言自语道:“要变天喽。不过我觉得公子你啊,也该一遇风雨便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,她抓住两根长长柔柔的雪白尾巴,轻轻拍打自己的脸颊,蹦蹦跳跳,返回狐穴。

( 桃花 http://www.xcxs520.com/3/3622/ ) 移动版阅读m.xcxs520.com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桃花》,方便以后阅读桃花第106章 风雨将至,蛟龙蛇蟒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桃花第106章 风雨将至,蛟龙蛇蟒并对桃花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